人间笔记

咱是干什么的   孙副县长本来是不认识这个所谓的张总的。什么张总、李总的,这之前,这些带总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碗里的“菜”——但这次不同,这次的这个张总,是市里的一位领导的夫人的弟弟介绍的。这个“弟弟”颇...
阅读全文

门锁

腾龙小区住着28户人家。小区很小,设施老旧,但这里的公共服务设施一应俱全,生活非常方便。多数人家在南部新区已经拥有了住宅,却不愿意搬过去。   住在这个小区的人家都是本分人家。这样和谐的环境,哪个愿意...
阅读全文

与金钱有关

程谦拿起电话时,传来模糊的声音,直到对方报上姓名,方才知道是“吴尘”。 “吴尘”说这是另一个电话号,只有少数朋友知道。   吴尘在一年前很有名了。有名的人又分两种,一类是张扬型的人,比如腕上的名表,腰...
阅读全文

道歉信

康镇长上任第一天,就到该镇最偏远的魏家沟村及相邻的几个村去走访困难群众。   魏家沟及相邻的几个村,原来交通十分不便,村里的很多城里人稀罕的农副产品都运不出去,村民的收入也增长缓慢。但他们不等不靠,经...
阅读全文

纸魅

“快,快呀,出事了!”走廊里已经乱成一片。   有人推开门歇斯底里闯进来,朝她大喊:“快,快呀,海平跳楼了!”   她忽地站起来,脸上的笑尚未来得及散尽,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那人早已扭头远去。崩裂...
阅读全文

一路奔跑

6点。   天还漆黑一片,冬日的天亮得比较迟。林平穿上了一身运动装,开始了他又一天的奔跑。   五年前,林平来到这里,这个刚刚建设中的商务区。那时,这里还是片泥地,密密麻麻的脚手架搭起,像一张张纵横交...
阅读全文

寻妻

谷子出门的时候下很大的雨。天上似垂下一块望不到边的厚实的白帘子,村、房屋、田野被雨帘子裹住了,眼前只有一片白色。雨点砸在瓦上噼里啪啦地响,放鞭炮样。   这样的雨一连下了几天。   谷子心里说,不能再...
阅读全文

徐国平小小说二题

真 相   我越来越感觉到病房里弥漫着一种死亡的味道。   我竭力压抑着,一直不忍心说出真相。   病房里有三张病床。最初,父亲进来时都空着。   父亲的情绪很消极,认定自己得了坏病。   我费尽口舌...
阅读全文

东坡肉

四十多岁的老楚,是炊事班的头儿。   这老楚,可不简单,曾见过大世面,曾是南京著名酒楼——品世阁的掌勺大厨。   鬼子攻南京,一发炮弹,品世阁就变成了瓦砾。同时,也有炮弹飞到老楚家中,妻儿老小连同家产...
阅读全文

三鞠躬

造反兴盛那年,老薛年近四十了,他本来在一所初中教语文,工作和生活都蛮平稳。一天,墙头上忽现一张揭发他生活不检点的大字报,贴大字报的人叫谢四奋,也是语文组的一名老师,比老薛小五岁。   尚未读完那张大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