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 闹

过年时,我们回到了村子。   一走一年,村子几乎没什么变化。门前的柿树还是一棵,房后的樱桃树也还是一棵。只是那棵柿子树今年开始结果子了,光秃秃的枝丫上吊着几个柿子,都有些干瘪了,颜色却是很红艳。   ...
阅读全文

哺乳期的女人

山里的夜来得早,太阳刚走下西山梁,天就黑下来了。   菊儿给孩子喂过奶,哄孩子睡着后不久,就又感到乳房那里胀胀的,憋得她十分难受。菊儿实在撑不住了,便揭起衣襟对着一只瓶子挤起奶来。细白的乳汁很快就注满...
阅读全文

娘家

媳妇娘家远在陇西的大山里。   那地方穷,漫山遍野间只长山芋和荞麦。遇上天旱,山芋秧子一棵棵萎了,荞麦下不了种,家里实在揭不了锅,便有人家将闺女托人领出山,寻一户人家,卖了。   媳妇就是这样来到男人...
阅读全文

樱 桃

樱桃家在铁峰山上,离最近的镇有20多里。去年她父亲外出打工,摔伤了腿。不得已,樱桃辍学打工,撑起这个家。   她还有个弟弟,小她7岁,读小学。   樱桃到了镇上,进了一家叫“明林达沃”的加工厂。   ...
阅读全文

姚二嘎与赵老蔫

姚二嘎是生产队的看青员,也是个光棍汉。   赵老蔫是生产队的车老板,也是屯东头赵寡妇的老公公。   姚二嘎的小名叫二嘎,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二,又特别调皮,小时候专门欺负比他大两岁的哥哥,甚至用剪子把哥哥...
阅读全文
堰塘人家 小小说月刊2018年

堰塘人家

舌镇往南走有个陡坡,坡长五六里,上了道坡,转弯就到了渔家村。这村上有座小山,山脚下有个不大不小的水坑,俗称堰塘。堰塘的四周长满了杂树,有的碗口粗,有的要人合抱还搭不到手。如此大小不一的树,密密麻麻长满...
阅读全文

陪母亲借钱

那年秋天,大哥结婚。母亲跟大哥说:“我们家穷,但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婚事必须要办得体体面面。”   母亲进房里拿出一条方围巾铺在床上,这围巾只有过年的时候,母亲才从箱子里拿出来戴,散发着浓浓的樟脑丸的...
阅读全文

1986年的大鱼

那条鱼,真的很大很大,父亲每次说起都会感叹。   1986年夏天的一个清晨,一场台风雨过后,大地仿佛受过一场洗礼。父亲像往常一样到田里,担心昨夜的暴雨是否会刮倒刚长高的稻苗?忽然,他发现旁边的水沟里有...
阅读全文
结对子 小小说月刊2018年

结对子

老李从工会主席退居二线后,便主动参加扶贫“一帮一,结对子”的活动。   这天,他坐班车去山里头的赖家村,跟自己的帮扶对象赖皮叔见面。他听说赖皮叔大前年养羊,羊全死了;前年,租了十几亩鱼塘,年底却没捞上...
阅读全文
你的醋不长罩 小小说月刊2018年

你的醋不长罩

“铺长”是刚接手小铺的侯占山。他挺利索,干干净净,衣服整洁,很适合从事农村这项工作。   小铺原来的掌柜经营不善,转让给他。   小铺两间半,两间铺面,半间卧室,铺面货架子是用砖坯垒的一个个方格子。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