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

收回禾场里的五谷杂粮,季节就翻到深秋那一页了。   是个晴朗的日子。我娘对我爹说:“你去趟耿庄吧,把换瓜的粮食收回来。”   我爹手搭凉棚看天,天高云淡,一轮秋阳高悬在头顶。我爹边朝停在院门口的三轮车...
阅读全文

海 啸

这个季节好极了。上周堂哥出生了,这周我又出生了。我爺爷高兴,就连陪伴他十二年的老黄牛死了,也没让他多伤心。只是每次在听完我和堂哥的哭声后走回自己的老屋时,习惯性站在空荡荡的牛棚前,爷爷才会怅然叹口气:...
阅读全文

一盘韭菜盒子

十三岁那年,冬子叫我陪他去他姐姐家一趟。冬子姐姐住在镇上,离我们这儿太远了,我不想去。冬子瞅了我一眼,说,去吧,我叫姐姐给你做韭菜盒子。   长这么大,我还真没吃过什么韭菜盒子,不过我想它一定比窝窝头...
阅读全文

一只鸡

村主任踢开二虎家散养鸡的竹篱笆门,随着一阵扑腾,一只冠儿血红的母鸡就到了村主任的手中。村主任大手掌啪啪地往鸡头上扇去,骂骂咧咧着:叫啊!逃啊!翅膀硬了就想飞?挨千刀的!   二虎的老婆扭着腰肢急匆匆地...
阅读全文

热 闹

过年时,我们回到了村子。   一走一年,村子几乎没什么变化。门前的柿树还是一棵,房后的樱桃树也还是一棵。只是那棵柿子树今年开始结果子了,光秃秃的枝丫上吊着几个柿子,都有些干瘪了,颜色却是很红艳。   ...
阅读全文

哺乳期的女人

山里的夜来得早,太阳刚走下西山梁,天就黑下来了。   菊儿给孩子喂过奶,哄孩子睡着后不久,就又感到乳房那里胀胀的,憋得她十分难受。菊儿实在撑不住了,便揭起衣襟对着一只瓶子挤起奶来。细白的乳汁很快就注满...
阅读全文

娘家

媳妇娘家远在陇西的大山里。   那地方穷,漫山遍野间只长山芋和荞麦。遇上天旱,山芋秧子一棵棵萎了,荞麦下不了种,家里实在揭不了锅,便有人家将闺女托人领出山,寻一户人家,卖了。   媳妇就是这样来到男人...
阅读全文

樱 桃

樱桃家在铁峰山上,离最近的镇有20多里。去年她父亲外出打工,摔伤了腿。不得已,樱桃辍学打工,撑起这个家。   她还有个弟弟,小她7岁,读小学。   樱桃到了镇上,进了一家叫“明林达沃”的加工厂。   ...
阅读全文

姚二嘎与赵老蔫

姚二嘎是生产队的看青员,也是个光棍汉。   赵老蔫是生产队的车老板,也是屯东头赵寡妇的老公公。   姚二嘎的小名叫二嘎,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二,又特别调皮,小时候专门欺负比他大两岁的哥哥,甚至用剪子把哥哥...
阅读全文
堰塘人家 小小说月刊2018年

堰塘人家

舌镇往南走有个陡坡,坡长五六里,上了道坡,转弯就到了渔家村。这村上有座小山,山脚下有个不大不小的水坑,俗称堰塘。堰塘的四周长满了杂树,有的碗口粗,有的要人合抱还搭不到手。如此大小不一的树,密密麻麻长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