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蝴蝶

老街出现了几个混混子,做些偷鸡摸狗拔蒜苗的芝麻事情,告吧,也没啥可诉的,不告吧,事情扰得你心神不宁。几个店铺老板就找到在西关卖牛肉的铁掌柜。他们认为铁掌柜会武功,可以震慑震慑那帮小混混。   铁掌柜长...
阅读全文
烟云散 小小说月刊2018年

烟云散

老家紧靠渤海湾,沿岸是大片盐碱滩。大大小小的盐场星罗棋布,堆满白花花的盐垛。盐东们只须运出去,便换回白花花的大洋。   运盐自然离不开车行。当时,曾祖父开了一家永安盛车行。据说,马车近五十辆,骡马百余...
阅读全文

水花娘

古城西面的江上,星星点点的吊脚楼矗立于湍流中,间或夹杂着一些装饰特别的小船。吊脚楼里,通常住的都是带家眷的渔民,拖儿带女的,他们的堂客却呆在停泊在水边的“花船”中。岸上的人,把花船上的女子唤作花娘。 ...
阅读全文

裱画

汴梁城乃书画名城,文人墨客齐聚,能写会画者云集。有人做过统计,仅国家级的书画家就有数百人之众。   書画繁盛,催生了另一个产业的兴旺,那就是装裱业。汴梁城的御街、书店街都零散分布着一些古色古香的装裱店...
阅读全文

蟹篓

清朝末年,宫廷式微,好多身怀绝技的人物流向民间,核雕艺人张大眼就是其中一位。   偶然机会,山东潍县都家村的都渭南结识了张大眼,为他的手艺折服,全力接济,张大眼感激之余,就把祖传的核雕技艺传给渭南。由...
阅读全文

一根金条

大雪弥漫,寒气透骨。舒州城外,十里长亭,方义山还在劝秦海:“贤弟,回家吧,回家再慢慢挣。”秦海除了摇头,就一句话:“寻不回银子,我即便死,也死于舒州!”   方义山和秦海从老家奔波千里,来到舒州,本打...
阅读全文

埋玉

她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一出生就被祖母放进她专门为她打造的安乐窝。几个奶妈环绕,每天的早餐还是让她们手忙脚乱。面点还是春卷?火腿还是碎肉?鸡肉还是鸭肉?白米饭还是花饭?一碟碟精致的美味端上来,又在...
阅读全文

桃花开放

枯桃妈带着弟弟小勇和枯桃来周家堡那天是四八年的小年,投奔的是周老财家的长工根生。当时根生正在忙着准备辞灶用的贡品,见到表姐一家十分惊讶。枯桃妈哭丧着脸,抱着枯桃站在周家大门外的石狮子旁,仰望着台阶上的...
阅读全文

挂画

门外的车喇叭嘟嘟地响了好一会儿了,筱嫦月盯着手机还是一动不动。她在等丈夫的短信。早上,她的微信里收到朋友发来的一组照片,照片上全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孩,手牵手的、搂肩搭背的、面对面的,每一张上的两个人,...
阅读全文

一只金碗

县令王昌灵弯腰从脚下抓起一把泥土,缓慢松开,微风拂过,手中泥土便随风而去,望了望早已荒芜的万亩田地,他有些心疼。   三年大旱,万亩良田早已是寸草不生,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身为一县之令,怎能不心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