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 雀

11月一过,麻雀就多了。稻子收割好,稻穗捡了两遍,剩下的留在田里,喂那些麻雀。周禾子背着手,站在田边看麻雀蹦来蹦去,低着头找稻穗吃。   周禾子的家在她身后。   周禾子如今已经67岁了,她9岁离家,...
阅读全文

故事的下半部

饭店里,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要了一间包房,大家一起吃菜、喝酒。酒喝得有些多了,就开始扯起了闲篇。   张山說,我有一个故事的上半部,是在我一个同事身上真实发生的,这里,我姑且叫他一个人,你们看,谁能接一...
阅读全文
雪雀 小小说月刊2018年

雪雀

在北大荒,最有名的山,当数完达山。我只进过一次完达山,去那里伐木。数九寒冬,坐上爬犁,几匹马拉着,爬犁飞快地在雪地上跑,简直能和汽车比赛。刚进完达山,风雪飘起,洁白如玉的雪,铺满山路,爬犁辙印下粗粗的...
阅读全文

你认识我么

周萌高中毕业后,当了一名公交车售票员。眨眼,半年过去了,日子过得十分平淡。   这天,末班车经过金鹰广场站的时候,上来几个乘客。其中,有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手里拿着几本书,长得挺帅气。周萌忍不住多看了一...
阅读全文

时间会证明一切

5岁,她指着橱窗里一个精美的芭比娃娃说:“妈妈,我喜欢这个娃娃,我想要她,我会好好照顾它。”妈妈说:“你很快就会玩腻的,然后抛弃她。”她坚定地说:“不会的。”   15岁,她喜欢绘画,但手指天生畸形,...
阅读全文

往后靠的巫师

圣地亚哥有位教长一心想学巫术。他听说托莱多的堂伊兰在这方面比谁都精通,便去托莱多求教。   他一到托莱多就直接去堂伊兰家,堂伊兰正在一间僻静的屋子里看书。堂伊兰殷勤地接待了他,请他先吃饭,说是为他的到...
阅读全文

谁的江湖下雪了

唐楚下班回来,顺着楼道里昏黄的光线爬到四楼。四楼的声控灯坏掉有一段时间了,向房东老太提了多次,也不见修理。唐楚打开手机的电筒,摸索着掏出钥匙开门。   对面的门“哐当”一声开了,唐楚惊得全身一颤。对面...
阅读全文

白云深处

深山之巅,白云深处。十五年前,僧人云游至此,便再未离开。他住在山洞里,晨光熹微时起来,暮色四合时睡觉,食自己种植的蔬果,饮山泉水冲泡的野茶。山上远离喧嚣,人迹罕至,僧人耕田种地、看经书、听鸟鸣、闻花香...
阅读全文

再见了,虎头!

老王和老罗夫妻俩,互相开了一辈子玩笑,如果评判一下,可以说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介绍人家里。当时,还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没资格称老王和老罗。小王在轧钢厂当钳工,小罗在纺织厂当...
阅读全文

福薄之人

护士拿来《手术须知》,张德祥怔了一下,看父亲。   父亲点头说,签吧,这回该轮到你给我签这个名了。   张德祥冷了脸,那应该是在殡仪馆,不在这儿。   父亲头点下去就抬不起来了,张德祥这话有点儿重,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