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七步

从睡房到卫生间有七步,张凤芝抱着瘫子婆婆要走十四分钟。   从卫生间到睡房有七步,张凤芝抱着瘫子婆婆只要走七分钟。   加起来,一共二十一分钟,每天三次,总共不过一小时三分钟,一天有二十四小时,二十四...
阅读全文

神卦李半仙

大丰镇新兴商业街的拐角处,夹着一个不太起眼的算卦摊儿:一桌一椅,桌子用黄色缎面罩着,布面上印有五行生克、八卦图案,桌腿处绑着一个竹竿,上边悬挂着一个木制招牌:神卦李半仙。招牌下摆放两个小圆凳,供前来寻...
阅读全文

走失的黑猫

那时候风正扬起我和强巴纷乱的头发。我、强巴、玲子穿着清一色的牛仔裤,无所事事地出没在杭州城的一些角落。然后玲子说,有一只猫,黑色的,走丢了,爪子是白的。如果能给丢了猫的老太太送回去,给赏金一万。玲子是...
阅读全文

行云流水

舒小文酷爱书法,公司几乎无人不知。参加完全省书法大赛拿了一等奖之后,大家便亲切地称他“书法文”了。   书法文的顶头上司姓伍,是个年近四十的女人,微胖,肤白,颇有风韵。尤其是喝酒之后,两只眼睛就像夏日...
阅读全文

天下仙人渡

当我们感到快没有希望的时候,从江心岛划出一条船。浅黄的船身,半圆的乌篷,船尾站一老者,手执双橹,奋力向这边划来。   老海说,还是我的运气好,吆喝几声,把上帝都感动了,让老人家亲自出来接我们。   众...
阅读全文

拉面王

老梅是个开拉面馆的。他这个开拉面馆的和别的开拉面馆的不一样。别家开拉面馆的大多是夫妻档,最不济也要雇个端碗、刷锅的。他单身。他的面馆只他一人。他既是掌柜,也是大厨兼伙计。你要问了,老梅这面馆怕是没多少...
阅读全文

先生

杨西离,非淄博人士。年有七旬,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自古都南京来淄博,投奔本族侄子,并定居于此。转眼已是十年。   杨西离的侄子叫杨艺,一个有艺术味的名字,干的工作却是扫大街。人们对他了解也不多,只从居委...
阅读全文

水桑

木藤巷两旁的老墙上攀满了蜿蜒的绿藤,整条巷子散漫着谜一样的幽远,像一段曲折迂回的故事,从文字的深处走向尘俗。   水桑就是生于藤间的一朵花。   木藤巷的女人们都羡慕易的妈妈,她们说,看,你几生修来的...
阅读全文

心中的灯盏

数年前的夏夜,我陷入了绝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偏僻的小镇,一气之下交了辞职报告,留在市里的女友也与我分了手。   我躺在床上,关掉所有的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反复想象着生活,觉得自己的一生抱负难...
阅读全文

老市长钓鱼

一清早,黄诚书记就接到上边电话,说老市长在周末闲来无事,出来散散心,想到大碗河钓鱼。   黄诚吓了一跳,他知道老市长爱钓鱼,但他从没想到老市长会舍近求远,来他这个偏僻的小县城钓鱼。   没办法,在电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