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等拆迁

宋玉生的房子低、矮,逢雨必漏。他对自己的房子特别不满意,一心盼望着拆迁。那年,宋玉生30岁。   门前的枫树上,是宋村安装的一个高音喇叭。有天早上,宋玉生从高音喇叭里听到了一个让他振奋的消息。那消息说...
阅读全文

承诺

他得到这消息,开始收拾行李,他压根儿就没有在这里扎根的打算,行李极其简单,冬天穿的衣服,早就被他蚂蚁搬家一样,零打碎敲地带走,他喜爱听的几首歌的录音带,也没留在身边,他怕哪天有离开的消息,走时成为累赘...
阅读全文

张祖奎传

张祖奎在开州教育界就是个传奇。   我这样说并不是夸大其词,他真的就是个传奇。   我年轻的时候在东里中学组织了一次酒王大赛,其实我们并不是要搞什么比赛,更没有什么自诩酒王的意思,纯属东里中学太偏远,...
阅读全文

端午

“爸爸,爸爸。”   我们的哭声,响彻在1962年的端午节,父亲同病魔苦苦抗争了四个多月,还是离开了我们。   父亲的眼睛一直不肯闭上,他在担忧四个还未成人的孩子,担忧看病欠下的几百元债务。   父亲...
阅读全文

对决

刘小小在城里雇了人,门对门开了两家水果店,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有人问刘小小是咋弄的。刘小小眉头一皱,说,这是秘密,能告诉你吗?   城里的生意不错,乡里也不会差哪儿去。于是刘小小就回到乡里考察了一番。几...
阅读全文

一袋礼物

大头出了超市,手里提着一大袋水果副食,径直向不远处的医院走去。他去医院看望一个人,他叫栓子,是他交往多年的老朋友。栓子现在担任局长,正在势头上。所以,听说他病了,便第一时间来看他。可是,来到医院,站在...
阅读全文

二水的爱情

二水脑袋小,脖颈细长,像一只鳖。他肚中无墨,可不知是托了谁的洪福,竟在水乡当着管开船的官。二水当得很认真。   渡口在哪儿?记得是从一间灰色的大屋子进去,一出后门走三步便是水,便是船——这就是渡口。临...
阅读全文

看字游戏

熟人送给我一张纸片,上面写着一个字。熟人要我看字。看从这个字里面能否看到18个字。并说,能看到4~6个字者,为正常人;能看到7~9个字者,为聪明人;能看到10~13个字者,为高人;能看到14~18个字...
阅读全文

两记响亮的耳光

朋友们聚餐。要结束时,张灿然起身喊服务员结账。   “不好意思,我结过了。”王一禾冲他笑笑。   张灿然一愣:“你什么时候结的?花了多少钱?”   “聚餐结束前,你们都不在意时。至于花了多少钱,朋友之...
阅读全文

摸摸头

我十四岁的时候,个头已经和父亲平齐了,但我从不主动和父亲说话。那天,我就跟父亲说了:“我想打架!”父亲漠然地看着我:“欠揍!”   他说得对,从记事时起,他就一直揍我,往死里打。父亲是教师,不好喝酒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