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狙击手的诉说

完成这次任务以后,我来到这个城市安了家。女朋友和我一起过来。   我不能公开身份,不接受采访。你不能用我的名字,不能留我的联系方式,不能给我拍照,不能说我开的什么车,更不能把我的车牌号说出去,也不能说...
阅读全文

猜不透的谜语

濮之琦的《芜湖风土记》中,有个有趣的故事。   话说清朝末年,不知何处来了一个和尚,在安徽芜湖的十里长街上化缘。   这个和尚每到一个店里,总要先说一句话:“一个人两只眼。”说了一家又一家,谁也不理解...
阅读全文

猜不透的谜语

濮之琦的《芜湖风土记》中,有个有趣的故事。   话说清朝末年,不知何處来了一个和尚,在安徽芜湖的十里长街上化缘。   这个和尚每到一个店里,总要先说一句话:“一个人两只眼。”说了一家又一家,谁也不理解...
阅读全文

布鲁托

布魯托缓缓消失在草原尽头,头也不回。若兰瘫坐在草地上揉着肿痛的脚踝,任伤心的泪水流淌。   “嗨!没什么好哭的。”若兰擦着眼泪。来这片草原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分离吗?现在,为什么会有被抛弃的感觉?   ...
阅读全文

不孝当诛

《拍案惊奇》说,某地有一个财主赵聪非常富有,与其贫穷的父亲分开生活。一天夜里,一个“贼人”在赵聪家墙上钻洞,准备进去偷盗财物。赵聪发现后一顿乱棒将对方打死了。待到赵聪举灯一看,被打死的竟是自己父亲。 ...
阅读全文

我是卧底

战斗很激烈,有位将军受了重伤,被抬去抢救。   战地医院只有一位男医生和一位女护士。医生正在紧张地给将军做着手术,突然,护士掏出刀,捅向了醫生。   医生倒在血泊中,惊讶地看着护士。护士哭着说:“对不...
阅读全文

看客

《梁溪漫志》讲一故事:有个调任都城的士人闲来无事,天天坐在所住旅店前的茶坊里看过往路人。店对面是一染房。某天,他发现有几个人三番五次地在眼前晃荡,似乎是在打染房的什么主意。正惊讶间,有人过来跟他耳语:...
阅读全文

菜花黄,梨花白

奶奶,讲讲爷爷的故事吧,村子里的老人都说爷爷真厉害,打死过两个日本鬼子。   你爷爷啊,胆小得要命。一片落叶掉到脑门上,他都要吓一大跳。   啊,那他怎么敢跟凶恶的鬼子拼?   那是1945年的春天。...
阅读全文

冬天的诗意

下雪了,天空静默。大地静默。群山静默。村子也是一片静寂。牛栏里,嚼着干稻草的牛睡着了;狗蜷缩起身子,脑袋藏在肚皮下面,一动不动;那些过年要吃掉的鸡,挤在一起,打着瞌睡。这个时候,侧耳倾听,可以听到这个...
阅读全文

帮我穿靴子

一位幼儿园教师正帮她的一位学生穿靴子。尽管她使尽浑身解数,靴子仍很难穿上。   等学生穿上第二只靴子,她已经满身是汗。当小男孩说“老师,穿错脚了”时,她几乎哭了出来。她仔细看了看,发现确实穿错了。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