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

有很多天了,一到晚上隔壁就传来一首首“小夜曲。”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声音格外地清晰。   这不:   我念诗给你听!女人的声音。   好,男人答。   四月的天,如一首清朗的小诗……女人朗诵。  ...
阅读全文

规矩

根旺坐在沙发上狠命抽着烟。   贵臣坐在床沿上狠命抽着烟。   烟浪一股接一股,冒了好大一会儿。   “爹,你就别为难蹦墩了,他刚十岁,还是个孩子,可着村子家家户户磕头找人,那不是要他命吗?”贵臣狠劲...
阅读全文

他说在这儿等我的

她特意换上一条蓝花裙子,背着家人出了门,大辫子在好看的腰身上一甩一甩。   她手心攥着张小字条,不时展开看一看。按小字条提示,拐两个弯,上公交车,坐五站,下车,过了马路,是一条河,沿河走,远远看见了横...
阅读全文
樱桃 小小说月刊2018年

樱桃

我就喜欢樱桃,小五子也喜欢樱桃。可是樱桃不正眼看他,也不正眼看我。   开春我家院子里那丛灌木开了零星的小白花。我冲去找樱桃,小五子正帮樱桃担水浇菜园子,我说樱桃,我家樱桃树开花了!   樱桃低着眼皮...
阅读全文

长盛街的麻婆豆腐

麻婆衔着一杆烟枪晃出那条蚂蚱腿细的巷子时,老日头吞吐着烟味十足的气息,落在老街食杂店旁一棵老槐树上。这个时候,一兜子的人在扯闲篇,麻婆扛着鸭步,走一段吧嗒一下烟枪,锅子里的火星亮着眼睛。谁喊了声:“麻...
阅读全文

谎言

这是一个听来的故事。   为了叙述方便,且把女主人公设置为我的大学同学,当然也可以是我的邻家姐妹,或者是我亲密的朋友,总之是给我一个可以走近她的理由吧。并且还要给她一个另外的名字,听来的故事中她有很好...
阅读全文
谁的眼泪在飞 小小说月刊2018年

谁的眼泪在飞

张山跟着杨紫去了趟家。张山两只手拎着满满的礼物,看到杨紫的母亲,叫了声:“阿姨。”老太太的脸有些冷,说:“你,你说你叫什么?”张山说:“阿姨,我叫张山。”老太太点点头,说:“张山,你有房吗?”张山说:...
阅读全文
咫尺天涯,木偶不说话 小小说月刊2018年

咫尺天涯,木偶不说话

“她”叫红衣,“他”叫蓝衣。简陋的舞台上,“她”身披大红斗篷,葱白水袖里,一双小手轻轻弹拨着琴弦。阁楼上锁愁思,千娇百媚的小姐呀,想化作一只鸟飞。“他”一袭蓝衫,手里一把折扇,玉树临风,是进京赶考的书...
阅读全文

移车

郝泉做片子才做了一半,大院保安打他手机,说他的车把别人的车给挡了,让他移车。   郝泉是个喜欢打哈哈的人,问是把男的车挡了,还是把女的车挡了。保安说,你把人家一号女主播章莹的车给挡了,人家有急事。郝泉...
阅读全文
白色鸟 小小说月刊2018年

白色鸟

游船迫近大河中的沙洲时,突然船身一震,停了。随后又吭吭哧哧地颤动,船尾打着旋,船身慢慢掉转起来。料是航线到了尽头,该返航了。      江小慧的心里一沉。方才远远望见这片沙洲时,她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