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那年曾远行

一   那年,我十八岁。高三,黑色的七月。落了榜,雨季就来了。   好像是没完没了了,雨一直在下,我只差三分就上线了,老师说我上重点都没有问题的,可我落榜了。   看了榜回来就病了,父亲说带我去北京买...
阅读全文

向湖心扔一颗石子

每周五的下午最后一节课,是我们最自由的时光。   在这短暂的时光里,我们女生可以坐在学校月牙湖边快乐地说笑,我们可以偶尔向湖心扔一颗石子。然后,我们一起看着小石子荡起涟漪,一圈圈,慢慢地荡漾开来。  ...
阅读全文

坐火车

大麻石上,火灵唾沫飞溅地对围坐在他身边的我、木林、冬娃、春狗炫耀他看到的火车:“那火车好长哦,哐当哐当,哐当哐当,一直往前跑,看到我大姐喊我回家吃午饭了,还没看见尾巴……”   火灵有四个姐姐,他大姐...
阅读全文

桦树林

白文化转进萨尔图一中的第二天,就被张彪叫到学校后面的那片桦树林里。   “知道为啥叫你来吗?”张彪拧着青筋暴起的脖颈问。   “想知道。”白文化盯着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对手,想着自己待会儿该从哪个部位下手...
阅读全文

麦垛上的纸飞机

吴大眼家的驴子正在村道晒太阳,小风吹过它的皮毛,一个旋一个旋的。小宝放下篮子,悄悄对姐姐说要骑驴去挖菜!姐姐说没缰绳啊!小宝抽下裤带说现成的!就拎着裤子,凑近驴子。谁知,那驴子并不买账,歪头躲到围墙荫...
阅读全文

有一种礼物让你笑着哭

我上高中时,学校与日本一所中学建立了友好学校关系。   每位同学被分配到一位日本中学生做笔友,信件里是一封带照片的自我介绍信。   我的笔友是一位长相甜美的女生。她写得一手漂亮的花写体英文,必是经过修...
阅读全文

光的温度

当于老师宣布女子4×100米接力开始报名时,我感到自己的脸色有点烧红,忸怩了片刻,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笨拙地最后一个站起来。那些目光锐利得真叫我害怕。我不该心虚的,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呀。   我把目光投向...
阅读全文
美丽光头 小小说月刊2018年

美丽光头

从小学到高二,我一直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父母眼里的乖女儿,一个孤傲的学霸。除了学习,我没有什么特长,不爱运动,更不愿与别人交流。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看书学习上。后来,班里来了一个名叫钱阳阳的男生,我的...
阅读全文

谢谢你,高锰酸钾

小时候我家在乡村,那会儿父亲做药材生意被人骗光所有的积蓄,还欠了很多债,导致爸妈天天吵架,我和我妹也免不了毫无征兆地挨揍。爸爸用最后的脸面借来一笔钱,大概有3万吧,去养殖场买了鱼苗在水库里养鱼。可想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