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纠之死

没有月亮,幾块厚厚的云层,把几处最亮的星星遮住了,地面黯淡无光。夜已深,到处一片死寂;只有更夫的梆子声远去,还在若有若无地响着:梆梆,梆梆。一阵车轮碾过石板路的声音,轰轰,轰轰。到雍府大门,车声停了。...
阅读全文
一年一换 小小说月刊2018年

一年一换

光绪年间,有个叫王珍的人,四十岁时才接到吏部文书,补任京师宛平知县。到任后,他发现县衙政务懒散,就四处微服私访,想查清缘由,对症下药。   这天晚半晌儿,下了一场雪。王珍沿官道往县衙赶,道路却泥泞难走...
阅读全文

杜邮亭

杜邮亭,驿道边,秋风又起。   白起神色平静地从使者手中接过长剑,没有恐慌,也沒有怨恨,甚至连一丝惊诧都没有。   清晨,正在病中的白起被秦昭王派人逐出咸阳押往阴密,刚走出十多里来到杜邮亭,秦昭王便又...
阅读全文

谶言

这年冬天,天气出奇的冷。秦始皇即将迎来49岁诞辰。宫里宫外,换新除旧,开始着手为始皇帝庆生贺寿。而始皇帝阴沉着脸,沉默不语。入冬以来,他从没喜悦过一天,那张脸如同腊月的天气,冰冷似铁。   这天早晨,...
阅读全文
老佛爷的茶碗 小小说月刊2018年

老佛爷的茶碗

从前,一个国家里有个陶器匠。他家祖祖辈辈都做陶器,因此,作品盛名远传国外。每代陶器匠都首先选择山上好的陶土,找来高明的画家,雇用很多的手艺人。   他们制作出各种各样的陶器,有花瓶、茶碗、碟子等等。游...
阅读全文

匈奴旧事

夜已深,草原上一片寂静与苍茫。   冒顿背负着双手伫立在夜色中,像是一尊雕像。   阿木伏在不远处一座毡房旁边的草丛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冒顿,手里的弓握得越来越紧。离开冒顿整整一个月了,他的心已无数次...
阅读全文

心机

令狐绹任兵部侍郎时,有次和众臣随唐宣宗李忱出游。大家兴致很浓,突然,“噗”的一声,声音很响,紧接着一阵恶臭飘入众人鼻腔。   哪个该死的放屁?真是大煞风景!人人都在心里诅咒着。说起来,屁乃体内之气,岂...
阅读全文
月影点睛 小小说月刊2018年

月影点睛

王维自幼天资过人,两岁识字,四岁学画,七岁作诗,十几岁的时候已经是蒲州小有名气的诗人了。   十七岁那年,王维离开河东蒲州进京学习,准备来年的应试。到京城后,他找到了一家安静的客栈住下来,每天安心研读...
阅读全文

公元986年的孤独

活捉杨业!活捉杨业!苏武庙门外,辽军锣鼓喧天,黑压压的人群拥在庙门外。   辽军的呐喊声如波涛一般,一浪高过一浪,向位于两狼山山腰上的苏武庙压来,压得杨业和他的士兵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此刻,从苏武...
阅读全文

火凤凰

在血色的黄昏中,慕容冲带着几个亲兵,匆匆巡视军营。空气中弥漫着汗血气,马臊气,还有树木的清香。穿过树林时,慕容冲深吸了一口,却又闻不出来了。   “这是什么树?”   “禀殿下,这是梧桐树!”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