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寒

小寒遇上了腊八,真的要冻掉下巴了。昨晚刚下了一场大雪,屋外哈气成霜,一派银装素裹,可谓冷得彻骨,白得透亮。   这么冷的天本该待在家里猫冬,可偏巧遇上镇上大集,车旦车老汉坐不住了,这段时间他和老伴商量...
阅读全文

父亲是木匠

父亲是木匠。自然也就經常与木材打交道,那些圆木方木板块经过父亲锯刨制作便成了精品,既美观又扎实。父亲大名远扬还因为父亲的为人,无论在公家还是百姓家里,父亲都尽量多出活,尽量看材取材,尽量早开工,晚收工...
阅读全文

真相

放学刚进家,妈妈对儿子鲁一贤说:你去超市买两袋酱油;回来再写作业。换了笑脸对一起进家的鲁一敏说:一敏,先喝杯水,再去写作业。   鲁一贤看了看身边的姐姐,鼻子里哼了一声,忿忿不平地问道:你怎不让她去买...
阅读全文

干娘

过年回家,妈妈晒了一院子花花绿绿的棉被。我饶有兴趣地在棉被中间穿行,冬天的阳光暖暖地斜照在棉被上,散发出温柔的气息。我掀起一个个棉被,打量着不同的花色。这时,面前的一个棉被引起了我的好奇。   这个棉...
阅读全文

与父亲唠嗑

“爹,又有一段时间没跟您唠嗑了。”   暑假后开学第一天,我被任命为镇中学副校长。上午放学后,我就屁颠屁颠地步出校园找父亲唠嗑。我笑着说:“爹,我当上副校长啦。”   父亲不语。   我想父亲应该自豪...
阅读全文

兄弟

秋风凉了。两个老人牵着手,在街头漫步。他们走得很慢,不时有一两片落叶划过苍老的面颊。   瞎子喘着气,说:“哥,走不动了。”   大奎说:“哥也累了,那就歇会儿。”   路边的长椅上,覆盖着枯叶和灰尘...
阅读全文

父亲的酒

我第一次见父亲时,他醉醺醺的,像风中的烟从椅子上袅袅而起。他手指捏着喜酒杯,对着我笑。我耳边全是杂乱的撺掇声:“叫啊,快叫啊。”我的脸、嘴唇,舌头、牙齿,都在燃烧。   父亲的手脚无处搁放,笑看左右,...
阅读全文

赛马

那达慕是草原欢乐的海洋,赛马就是这海洋上飞溅的浪花。   赛马前一晚,我做了一个好梦。乐得我格格的!当时在包里饮酒的阿爸和算命先生也笑了。我阿爸笑着还做了个旁白,这羔子,乐巅馅啦!梦里,我的铁青马终于...
阅读全文

暖冬

石头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就进城务工了。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石头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娶了个仙女一样的媳妇,在城里安了家。   石头在工地上整天忙得四脚朝天,想回家看看的时间都没有。有时接到二老的...
阅读全文

远山如黛,近水清浅。   一条玉带似的小河从远处迤逦而来,缓缓绕村而去。河不知名,村却是有名字的,叫月亮湾。人们干脆也把河叫作月亮河了。年年岁岁,水涨水落,月亮河的水如同乳汁一样,滋养着这里的人们。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