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穗三餐

素玉挎了大荆条筐。得挎个大的,万一捡到的东西多呢,筐里还放了把小镐,万一能从田鼠洞里扒出东西呢。素玉挎着大筐在田间慢慢逡巡,看见什么捡什么,萝卜叶子捡进来,嫩些的苦菜薅下来,捡到两个青棉花桃子,捏捏没...
阅读全文

姊妹戏

结巴唱戏不稀奇。锣锵锵,鼓咚咚,人一上场,呜呀呀地叫板,唱起来,反而不结巴了,包括道白。   哑巴能唱戏,就稀奇了。   大花就是哑巴,能唱戏,唱得可好。   大花起初不哑巴。起初,唱念做打,都好。九...
阅读全文

当家

深山中的这个村落,也不知有了几载几世,古老木屋长出青青苔藓,薄田瘠土好歹生长着五谷稼穑,繁衍村人的日子。   村落是陈氏一族,转过去一百多年,陈氏是望族,世道沧桑,而今已是没落,但其家族封建气息犹存。...
阅读全文

告状

薄薄的一张纸,捏在李大掌柜的手里,似有千斤重。   纸上爬满了蝌蚪一样的文字,黑压压的,全是给张掌柜找的茬儿。   任人唯亲、违规借贷、拉帮结派、勾搭船娘、私捧戏子……   这些烫眼的字儿,看得李大掌...
阅读全文

贡礼

辽圣宗皇帝隆绪在都城五京举行50岁生日庆典。五京城车水马龙,云集了各路前来祝寿的人流。   隆绪在大殿上接受封强大吏的朝拜。   云州节度使完颜和是最后一个上殿的。他两手空空步入大殿,身后也没有跟着抬...
阅读全文

海半仙与柳小叶

海半仙這天晚饭时多喝了两口,有点小醉,就在门口躺椅上打了个瞌睡。醒来后睁开眼,月光像一张鹅黄色的纱帐罩在他身上脸上,酒馆门口的柳树在鹅黄色的月光下起舞,这让他恍惚记起一个遥远的袅娜的身影。   翠屏托...
阅读全文

狙杀良心

突然,荒野传来啪的一声枪响,撕破了无边的寂静。指挥官一头栽下马来,带着一身长长的惨叫声,把黄昏震得一漾一漾,夜色就如水一样扩展开来。   荒原上,传来一声瘆人的猫头鹰的叫声。   一群正在荒原的暮色里...
阅读全文

炸掉一座老水塔

我一定要把这座水塔给炸掉!   这是四十年前,范东红跟我说的。   当时,范东红瘦得像根豆芽菜。我嘲笑他说,你妈不管你饭吃啊?范东红用课桌顶着肚子,一脸难受地说,全家就我妈一人的口粮,哪能填饱四个人的...
阅读全文

关照陆积钧

马江赋闲两年后,终于谋得了舒州府知府的差事。   到了舒州府,马江风尘不洗就来到舒州府捕房捕快陆积钧家——赴任前,马江在京城专门拜访了曾任舒州知府、如今为朝中一品大员的戴秉同,戴大人特别提到陆积钧这个...
阅读全文

点戏

吴家新掌柜相中了小银子,点名要大辽河戏班唱戏。   点戏这事儿有门道。戏班子来到屯子里,百姓如果熟悉艺人,点艺人拿手的戏码,唱者和听者互动,容易产生融合共鸣。如果是陌生的戏班子,拿单的艺人拿着戏单,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