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皮帽子

1979年,十七岁的我刚刚参加工作。那时候,东北一进入冬天,真格是死冷寒天呀!北风吹,雪花飘,人在野地里撒泡尿立马冻成拐棍,就这么邪乎。   气候再恶劣,野外施工也不能停,石油工人战胜严寒的法宝就是狗...
阅读全文

秋雨

在这个秋雨霏霏的日子,高阳的心情像天气一样阴郁。他没有打伞,冰凉的雨点和湿漉漉的枯叶不时打在他的脸上。那件6年前的旧上衣散发出潮湿的霉味,无声地表明了他目前的窘迫。他在这段人行道已经徘徊多日了,目光间...
阅读全文

酒监王伯杨

民国年间,西城青年王伯杨从初等师范学校毕业,回家乡向梁镇当了一名高小教师。   向梁高小并不大,二三十位教师,三四百名学生。可在当时,“民国”才刚刚被小老百姓听闻,“民主”还让人惊为洪水猛兽,“民生”...
阅读全文

更名改姓

父亲一辈子敢作敢当,奉行“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原则。年轻时,他曾写信给纪律检查部门,检举乡政府乱摊派、村支书截留挪用扶贫资金,也曾举报学校乱收费。每次,他都是实名举报。有人善意地提醒他,可以匿名,或...
阅读全文

守望

五合村的疯子小陆病倒了。他疯了快二十年,体格却一直很好,没想到在儿子结婚的第二天,他竟卧床不起了。   年过半百的小陆,因他二十多岁那年倒插门做了老绝户陈地主家的上门女婿,开始被叫作“小陆”,就一直叫...
阅读全文

轻松

“王县,都准备好了,您看什么时间出发?”司机看着王小毛说。   王小毛抬头看了司机一眼,合上厚厚的文件夹说:“准备妥了就走吧。”   王小毛起身看了看窗外,大院里静悄悄的,天边暮云四合,霞光照得大地一...
阅读全文

传家宝

老张头这几天一直在懊恼。原因是儿子张军要去出差,儿媳在国外进修博士,因为放心不下孩子,儿子便让他去省城照看几天,结果刚回到家,爱人李萍就告诉他,他的那台祖传的龙凤砚台让人给偷走了!   老张头那个悔呀...
阅读全文

烟事

陈平戒烟了,戒烟的原因说起来有点儿可笑。   陈平想盖个牛棚,没有檩木,托表哥帮他买。表哥他们村在山上,山上木头又多又便宜,表哥交际又广,买车木头不成问题。果然,第二天表哥就给他回话说,木头给他买好了...
阅读全文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小区的门卫老李爱养花。   人们出入小区路过值班室时,总会被他的花吸引,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或者停车看一看,脸上会渐渐浮上笑来。抱小孩的年轻母亲、姥姥或奶奶,走到门口,总会指着里面的花,笑着对孩子说,看...
阅读全文
死命追逐 小小说月刊2018年

死命追逐

那天,我蛰伏在一处偏僻处,等待着形单影只的人经过。   不一会儿,有个身着西服,一副业务员打扮的小个子年轻人出现在我的视野。   他手里好像攥着一部苹果手机。好极了!   我蓄势待发。   他刚走过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