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匠

  • A+
所属分类:小说月刊2008年

画匠,非真实姓名。因其擅长画像,又从不向人说起身世,时间一久,为招呼方便,村人便以他职业相称。

  画匠何许人也,村人不知。当时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村民也无心打听。村人记得画匠来此置业时,就带着胞女,虽二女还在襁褓之中,却没见女人同来。

  从此,画匠带着女儿以种田和为富人画像为生。画匠虽不擅种田,但好学,收成尚可。他画技精湛,为乡镇富豪常请,收入颇丰,数年下来日子过得颇殷实红火。画匠从不进城作画,不论报酬多高。他视二女为掌上明珠,并特请村人王婆照管。

  画匠身世,一直为乡人猜测,一种说法多被村人认同:据说,画匠为某省美院教师,常登门为权贵及其夫人、姨太画像。因其相貌端正,温文儒雅,又画得一手好画,甚受寂寞官太太的欢喜。后他与一高官姨太私通,待被发现时,已生下一对胞女。高官震怒,要灭其口,在这位姨太的掩护之下,父女三人才得以脱险。那姨太也跳楼自尽。于是,画匠才不得已寄居偏僻之地。后来,王婆确实在画匠家见过一幅女子画像,模样标准至极,相貌酷似二女。

  也许是因为二姐妹自幼无母,加上画匠经常出门,姐妹整日相依为命,感情甚是深厚。四岁那年冬,天气异常寒冷,村前的小河结了厚厚的冰。二人和村里伙伴去河面玩耍,不料大女落入冰窟。当村人赶来施救时,都被眼前的景象感动。只见银枝趴在冰面上,一只手紧抓住金枝,后退着使力往外拖,冰面碎了好大一块。待救上岸后,二人的手已牢牢冻在一起。不幸的是,就在那年岁尾,银枝患了天花,虽勉强活苟活下来,却落得满脸麻点。

  一晃十八年过去,二女皆到出嫁年龄,大女金枝出落得如出水芙蓉,人见人爱。用王婆的话说,长得比那幅画里的人还标致。银枝虽身材、脾气跟姐姐一样,却因一张麻脸,被同龄人疏远。

  每天,与大女提亲的媒人踏破门槛,二女的婚姻却无人问津。银枝显得越发自卑,终日足不出户,夜里失声恸哭。渐渐,人们发现画匠话少了,出门的次数少了。每天双眉紧锁,沉默寡言。

  一日,村里来了算命先生,四十岁年纪,意气风发。画匠领着大女算姻缘。没料想,先生看完金枝的手掌,大惊失色。大呼“凶相、此凶像啊!”随后又问画匠,她出生之时是否正值中午雷雨交加时分,且天空艳阳高照。画匠惊恐着说“是” 。

  “凶相、此凶像啊!”“她婚前定有大难”先生又说。

  画匠将信将疑之时,围观的村人等不及地问先生要“破法”。先生突然像发疯似的抽搐一阵说:“此乃‘冲日’之像,日后必以假面示人,婚后亦然,否则,丈夫有丧命之危矣。”说完,先生摇摇摆摆离去,众人喊他不住。村人再看画匠,见他一脸狐疑,悻悻无言。此消息却不胫而走。

  不曾想,金枝当晚就突发奇病,且一病不起。为女儿,画匠赶往省城求医,而请来的医生每一次出门就只是摇头。村人前来探望,见银枝坐在床沿低低啜泣。床上的金枝厚被蒙面,悄无生息。村人无不动容流泪。

  此时,忽有人提起先生的话,画匠急差人去寻,哪里还有半点人影。于是村人又出主意,让画匠画得女儿模样,贴在脸上试试。画匠于是找来上等羊皮,使师傅制成薄纸状。见他拎起画笔一气呵成,村人无不拍手叫绝,原来笔下之像与金枝之貌分毫无二。

  令人意想不到,戴上面具的第二天,金枝就可以下床行走了。画匠欣喜之余,宴请村人,以示感谢。村人也争先道贺。酒至三巡,画匠说:“为使小女尽快痊愈,决定嫁女冲喜。我择婿条件有一,就是婚后不强迫金枝以真面示人,免得灾祸再次上身,又殃及自己;并用举家财产为女作陪嫁。”村人无不交口称赞。

  消息一出,门前终日车水马龙。连极多富家子弟也争相托人提亲,毕竟,金枝的相貌村人都是见过的,更何况,画匠的嫁妆可是丰厚。

  最后,画匠选中本村的忠厚后生。婚前,画匠与后生说:“我一生就此二女,银枝不幸得病毁容,金枝又不得不以真面示人。她们和你一样自幼丧母,凄苦无依,望你一生定要紧遵诺言,善待金枝。否则,我对不起她九泉之下的母亲。婚后我和银枝会暂离此地去南方求医,待为银枝治好面容后,再回来全家团聚。”

  话语至此,画匠早已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悲痛之貌、痛苦之状前所未有。后生亦是泪流满面,跪地毒誓。

  姐妹情深。金枝出嫁,银枝伤心过度病倒,画匠独自含泪嫁别女儿。大女更是伤心欲绝,数次从花轿之上冲出,父子二人抱头痛哭。村人无不潸然泪下。当晚,画匠便雇车和生病中的银枝悄然离开此地,从此杳无音信。

  第二年,大女生下龙凤胎。金枝温柔贤惠,后生本分勤快,一家人其乐融融,后生也早把面具之事抛在脑后。

  第三年,金枝突发疾病不治身亡,后生悲痛欲绝,欲厚葬金枝。出殡当晚,后生亲自为爱妻净身更衣,竟然晕倒在棺材脚下。几个婆婆来帮忙入殓时,个个也都惊得目瞪口呆,羊皮面具下竟然是一张布满麻点的脸。原来后生娶来的竟然是银枝!”埋葬银枝之后,后生终日双眉紧锁,少言寡语,不到半年后生竟也郁郁而终。全村人为此唏嘘不已。

  这年的冬天,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来到村里,说要送还画匠一袋银元。村人依稀记起他就是当年的算命先生,只是衰老得十分出奇。村人向他诉说了画匠及其后生一家人的不幸。老人听后喟叹许久,满脸凝重。就像他来晚了一步,耽误了救人似的。

  此时,村人求其算命,起初他摇头苦笑,继尔,仰天一声长叹,随之老泪纵横。最终,老人将一袋银元交给后生的后人,就摇摇摆摆地离开了。

  翌日,有人在村后的土地庙里发现了老人的尸体,是上吊死的。那一年,村里遭遇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寒冬。

  

  【责任编辑 徐 曦 xuxi1133@sohu.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CC

      没搞明白,结局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