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发泄

  • A+
所属分类:小小说月刊2007年

“其实,常副书记不该对我有成见的,天地作证,我并不想与他作对。”近段来,谭局长神思恍惚,见到熟人便口中念念有词。他心里承受着山一般的重负,不疏导发泄出来会被压死闷死。

  不久前,谭局长到市公务大厦找马副市长汇报工作,当他从一层往六层时,电梯在三层停下来,市委常副书记走了进来。见到谭局长后常副书记主动地握手打招呼,笑眯眯地问谭局长正忙着什么。那时谭局长喉底正好被一口浓痰堵住,在电梯里不好吐掉,只得含在嘴里,因此无法回答常副书记,只尴尬地点点头憋憋嘴。常副书记怪怪地扫了谭局长一眼,便转过身去与其他人搭讪。电梯到了五层,谭局长赶快跳出来把那口痰吐掉,电梯门很快关上了,他只好徒步走向六层。

  “其实,常副书记不该对我冷眼看待,凭良心讲,我是很尊重他的。”只要一坐下来交谈,他便不由自主地把话题扯到常副书记身上,经过他的不断唠叨重复,大家对他的遭遇已经烂熟了。

  那天,谭局长从五层走上六层马副市长的办公室时,常副书记也从六层的电梯出来走向马副市长斜对面的牛市长办公室,谭局长本想跑过去说点儿什么套近乎,常副书记却没有理睬的表示,只在转身进入牛市长办公室前狠狠地瞪他一眼。这一眼令谭局长不寒而栗,从心底里发怵打颤,他认为自己未来的前途将充满风险,至少不会很顺畅。机关里很多人知道,常副书记与马副市长结怨已久,两人在属下的东岭县任书记和县长时便对不上劲,日后矛盾不断加深,并且在不知不觉中,对与对方走得近的人都有一种本能的排斥。谭局长很担心常副把自己划入马副线上,刚才已经被那口该死的痰害得够戗,现在找马副又被看到,常副不可能没有想法。谭局长越想越可怕,弄得寝食不安,憔悴无神。

  “其实,”见到谭局长后,人家就知道他要讲什么了,先发制人,故意模仿他的口气取笑开心:“像你这种有德有才的人,只要分管组织的常副点头,再上一个台阶是转眼的事,你应该找机会向他交交心。”

  升迁是谭局长日夜操心的大事,这话捅到他的痛处,搔到他的痒处,他忙说,早就找了,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不知是工作忙还是成见深,常副不太理睬。其实,大家很清楚,谭局长弄巧成拙了,常副对他的解释、纠缠已经大大生气,发出话说,如果谭局长再去干扰,他会不客气的。因此谭局长更加苦恼、惶恐,压力更大,更需要找人倾诉、宣泄!

  “其实,常副错怪我了,我跟马副是正常的工作关系,并不存在什么帮派。我吐痰,并不是对他的鄙视,嘴里有痰不能说话,人家是有客观原因的……”

  又来了,谭局长的飘然轰炸大大超出了人们的忍受限度,大家懒着取笑他了,赶紧找各种借口开溜。谭局长神色显得很失落,但他坚持把话讲完:

   “其实,那天我是准备办其他事情的,不一定去找马副,就是去,也不应该赶在那个时间,怎么会那么巧……”

  (地址:福建泉州市人大常委会邮编:36200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