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项链

  • A+
所属分类:小小说月刊2007年

苏菲是个漂亮的女人,所以就难免有些骄傲,难免有些不容易满足。丈夫刘建很爱她,但在物质上已经不能够满足她。因为漂亮的女人要求总是更多些。她生日这天,刘建早早的就把礼物放在她的床头,是一个漂亮的十八K金项链,这是她几个月前说想要的,难为丈夫把样式记得这样清楚。可她收到时兴趣却不大了,因为前两天她的初恋男友从美国回来,拿出一条十分精美的红宝石项链要送给她,说是补偿,苏菲没要,并不是她不喜欢,而是她心里对五年前他的离弃还耿耿于怀。要不是受了那次的打击,以她苏菲这样的容貌怎么可能就这样草草的把自己嫁给一个如刘建般平常加平庸的男人呢?

  心虽然已经乱了,可日子还是如流水般向前。苏菲并没有带上那条丈夫送的项链,她只是随便把它扔到了抽屉的一角,自然心里也没有给它留出块空地。丈夫问过她,为什么不戴呀,那可是我攒够两个月奖金买的呀?听了丈夫表功似的语气。苏菲却越发感到气闷,丈夫却不明所以。反而把项链翻出来要给她戴上,丝毫也没注意到项链盒子上积满的灰尘。

  旧男友的短信还是一条接一条地发来,有他们旧时的事,有他在国外的趣闻,还有小笑话。这些苏菲过去耳熟能详的小把戏,又一遍遍在她面前演,原来苏菲是平心静气的笑纳,现在越看就越气短,因为她知道自己忍不住诱惑快要主动去见他了,是因为他现在的成功,还是她旧情难忘。她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终于,她忍不住又一次接受了他的邀请。在五星酒店,自助餐厅摇曳的灯光里,她的心活了,当旧男友再次捧出红宝石项链时,她微笑着收下了,因为项链的美,更因为她从旧男友的身上仿佛看到了生活也许对她还有另一种可能。

  美丽的红宝石项链挂在了苏菲细长而白嫩的脖子上,丈夫问起,她只说是仿真的,戴着好玩。可夜里,她却一遍遍抚摸着它,想象着生活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旧男友仍旧和她玩着所谓浪漫的小把戏。直到有一天,他说他要走了,回美国。苏菲静静的听着,等着他的下文,可是什么都没有了,仅此而已。她有些失望,但希望却还没完全消失。她对自己说,你以为自己还是当年的纯情少女吗,想要什么东西天上就能白白掉下吗?

  当她想明白之后,她决定要在他走之前,再去见见他,至于为什么见,见了如果发生了什么,她该怎么办,她还却真的没想好,总之去了再说吧。

  那天,雨很大,她已到了他楼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有些害怕,有些犹豫,丈夫的种种体贴温柔让她不怎么迈得动步子。这时候,他下来了,手上还挽着个女人。

  苏菲不知道她是何时上楼的,等她回过神来,她明白了,自己恐怕只是他无数女人中的一个罢了,她心就有些疼,有些羞愧,觉得自己真是大大的自做多情。于是她把脖子上的项链取下,用发卡撬开他的信箱,把项链扔了进去。

  晚上,丈夫回家享受到了久违的丰盛晚餐,他非常快活。揽过苏菲,深深地印上一吻,却正好吻在她重新戴上的十八K金项链上。他从怀里掏出条红宝石项链,对她说,哪能让自己的老婆戴假的呢,这是我半年的奖金啊,真的。苏菲听了,再没有怨,眼圈却湿了。她突然明白,有种叫爱的东西是最实在的,与金钱无关,而拥有她的女人其实就拥有了一切。她暗自庆幸,自己明白的还不算晚。

  (地址:北京昌平天通苑北一区一号楼1202邮编:10220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江南雨

      爱如茉莉,平平淡淡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