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滕

  • A+
所属分类:小小说月刊2018年

赶集做生意的,最挣钱的是牛经纪。六十多岁的老头,一支牛棒在手,让牛趴下起来一个照面,这牛多重,不差十斤;这牛几岁,不差三月;牛贩子再精明,也不得不服。
  牛经纪还有一绝:对牛贩子不明着讨价还价,而是互相抻手到对方的袖子里,捏肉,要什么价格做什么动作,双方知道,别人只有瞪眼的份。捏拢了,成交;捏不拢的,再到别的市场卖,不影响生意。
  当然,牛经纪提成也不低,所以这一行要么祖传,要么拜师,想当个牛经纪,可要费老鼻子劲。
  因此,当马大花拿着个牛棒,来到大牲畜市场,说自己是牛经纪时,不仅牛经纪、牛贩子不信,那些买牛的也不相信。哪有女人做这行的?
  马大花不卑不亢:“那乡医院的妇科医生还是男的呢,你儿媳妇就不生孩子啦?”
  牛经纪都是路子活络的人,逢第二个集时都打听明白了:感情这马大花是小泥沟村的,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出了这么一号人物,也不知她从哪学的,居然也会抻手进袖子捏肉论价,用牛棒拔拉牛,也有模有样。那些牛经纪就心里嘀咕:这女人来者不善哪!
  果然,马大花在牛市场开山立万,牛贩子一个劲地往她脸前凑合,抻手进她的袖子乱捏乱摸。马大花也不生气,只是笑,笑得神神道道的。那些牛经纪就暗骂,骂马大花不要脸,骂牛贩子没出息,一个丑女人,也让你们动心。
  能让老头都说成丑女人,马大花确实长得寒碜,三十来岁的人,长了张五十岁的脸,偏偏脸上肉横着长。两眼一瞪,自家的男人就软了腿。男人不知道女人这些日子的营生,女人经常往家里买鱼买肉,正滋润着,忽听女人当了牛经纪,村里人说难听的话,男人大怒:“就你这两下子,能当牛经纪?说出去卖不就得了?”
  一场战斗。男人那小身板,被马大花捏住后脖子,扔在了门前的泥沟里,没鼻涕擤了。
  马大花的牛经纪就雷打不动地干了下去,生意竟出奇的好,把几个老经纪比得没了活路。几人一嘀咕,不让她在大牲畜市场揽活。马大花扬长而去。
  再到逢集,马大花来到集市西边的空地,取出一块歪歪斜斜写着“牛经纪”的塑料纸片,用透明胶带缠在木棒上,搬几块石头固定,画一个圈,就成了她的领地。赶集的人看着直乐:没有牛,当什么经纪。
  集市管理员来了,告诉几个牛经纪:大牲畜市场迁到西边空地了。等牛经纪和牛贩子赶着牛群来到现场,马大花已经坐镇中央,还有几个帮闲的,一个劲地嚷嚷:“牛经纪够了,没地盘了。”气得几个老经纪拎起小马凳,叫骂半天,回家喝闷酒去了。
  马大花主事大牲畜市场。她一人独大,少了中间差价,这牛价格就合理多了;胃口也小,谈成一头牛,给一百不嫌多,给五十不嫌少。买的卖的都满意,一个牛市,让她整得挺活络的。
  山里人实在,把马大花当成了一个人物,与乡医院的妇科男医生,家里外头养两个老婆的包工头,承包冷库的大老板,并称“四大能人’。那三人感到受了辱沒,倒是马大花很自豪,成天挂在口头上。
  春节过后,上边查出村干部合伙贪污,集体撸了。得找个人主事啊,几个下台老干部选来选去,能把村里捏合好的,只有马大花。上边干部直接拍板,那就她了。
  马大花赶完集回家,才知自己稀里糊涂成了村里当家人。睡前,两口子嘀咕:当村干部,想捏合好这个小村,三服占一服就行。村民服官,上边得有人。两口子把八竿子打不着的也算了一遍,最有出息的也不过一个老师。村民服打,谁家门里大有势力就服谁。自己这个门里都是良民,马大花打自己男人有经验,打别人,人家还不捏死你。还是想辙让村里人富起来,也能服人。马大花说:“咱买牛卖牛有路子,也搞个专业村。”
  男人就笑:“我听说有个要饭专业村,大人小孩全都外出讨饭出了名。你搞专业村,还能让全村人都当牛贩子?”
  马大花也不在意:“当牛经纪一般人还真干不了。咱来点实惠的,养牛!我认识的牛贩子多,咱就小孩吃柿子——捡熟的捏。”
  女人果然不能忽视。马大花把村里的边角地划出来,找人建起牛棚。谁家养牛,她负责卖,不用担心。她说这话,村里人还真信。于是慢慢都养牛,马大花是有多少帮卖多少。三四年,捏合出来一个养牛专业村。大会小会表扬,还上了电视。
  年底,马大花又领回奖金,男人满眼小金星:“你说你大字不识几个,长这个丑样也不会有干爹,胡打乱闯,居然成了明星村干部。我原来认为当干部很难的,看来,挺简单啊。”
  马大花就笑:“这里边还真有道道,捏得拢人心就行。你看,我当牛经纪,给人利益,在暗处;当村干部,给村里人实惠,在明处。不管明处暗处,你给谁好处,谁就服你。”说着,两个手指做出一个捏钱的手势:“就这么简单。”
  选自《渤海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