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
所属分类:小小说月刊2018年

远山如黛,近水清浅。
  一条玉带似的小河从远处迤逦而来,缓缓绕村而去。河不知名,村却是有名字的,叫月亮湾。人们干脆也把河叫作月亮河了。年年岁岁,水涨水落,月亮河的水如同乳汁一样,滋养着这里的人们。
  河边,常闻朗朗的读书声。读书声,是从河边的学校传出来的。
  辛苦劳作的村民们路过河边,有时会立住锄头,侧耳聆听,仔细分辨着自家孩子的声音,目光出神地望着远去的河水,而后感觉浑身上下有了使不完的劲儿。
  学校不大,只有10多个学生,一名老师,这老师姓曹。学校建在村外,和村子隔着一弯河水。
  每天上学放学,学生们提着鞋子,相互拽住衣服,由曹老师在前面引导着,蹚水过河。胆小的和年龄小的学生,就需要曹老师弯下腰去,一个接一个背起来,稳稳地送到对岸。
  每天中午,曹老师还要给孩子们做中午饭。饭菜很简单,就是煮玉米糊糊,加上自己种的青菜,馍馍是孩子们从自家带来的。但孩子们依然吃得香甜,说曹老师做的饭菜比家里的好吃。
  每每聽到这些话,曹老师都会舒心地一笑,原本冲着山外发呆的那张略显枯皱的脸,一点点地舒展开来。而后,曹老师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目光重新沉稳锐利起来,整个人又打起了精神。
  晚上,曹老师就住在学校,备课或者批改作业。有时候,还会艰难地写请调报告──报告总是写了撕,撕了又写,鲜有寄出去的。一年又一年,曹老师没能走出大山。
  曹老师来的时候,他留在县城里跟妻子一起生活的孩子还在上幼儿园,而今孩子初中毕业上师范了。
  孩子小的时候,曹老师的妻子会时不时带着孩子来看他。
  曹老师的孩子渐渐长大了,高高瘦瘦的,那清澈而略带忧郁的眼神,让村民们觉得,简直就是曹老师的翻版。孩子来时,曹老师也会带孩子到河边玩耍,捉小鱼,摸螃蟹,或是挽起裤腿打水仗。
  每次来,孩子都玩得不亦乐乎,走的时候哭天抹泪的,非要曹老师的妻子硬拖着他走上一阵才能消停。
  每次送走他们,曹老师的心情都会烦闷几天。
  这段时间,善于察言观色的学生们是断不敢惹事的。连平时最调皮的几个学生,背书的声音也会格外响亮,而且故意一本正经地把头深深埋在书里,也不管是不是把书拿颠倒了。
  这情景倒惹得曹老师眼睛潮潮的。曹老师背转身去,装作小飞虫迷了眼,一抹,手心里就有泪。
  这时,不知哪个调皮猴会悄悄在他手里塞一张粗糙的草纸。
  曹老师不好意思起来,用力地擦着手,擦着擦着,自己先笑了。
  学生们这才都嘘一口气,如释重负般地也笑起来,不过,笑起来的样子倒比哭还要难看。
  后来,曹老师的妻子和孩子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过了。
  接连的暑假和寒假,曹老师也只是短暂地离开几天就会回来,大多数时都是孤单一人在学校里度过。夜晚,村里的那些调皮猴出门撒尿,听见校那边常常会在半夜里传来莫名其妙的呜咽声,那声音和着哗哗的流水声,在沉静的暗夜里听起来格外悲伤,空气中似乎也弥漫着某种令人不安的疼痛。
  渐渐地,有细心的村民发现,曹老师开始有了白发,背也显得驼了。
  这年入夏,水大。背学生过河的时候,曹老师不小心跌了一跤,他赶紧两手抱住学生。
  过了河,曹老师才发现自己的膝盖流血了。他只是按照村里的惯常做法,自己采了些草药,放在嘴里使劲儿嚼了嚼,覆盖在了膝盖上。
  但伤口长好了,腿还是疼得受不了。无奈,只得到城里的医院检查,竟是骨癌。
  以前教过的学生,无论走出村庄的,还是留在村里的,一起捐钱要给曹老师治病。但曹老师不久就去了,那笔钱,一分未动。曾老师留下话,用这笔钱,在月亮河上修一座小桥。
  曹老师不在了,学生们也再也不用蹚水过河了。
  曹老师的儿子师范毕业背着行李来学校报到的时候,看到孩子们依然会相互牵着衣服,站在那座拱形的小石桥上整齐地喊:“曹老师,我们过河了……”然后,一脸庄重地从桥上走过。
  恰是一场雨过后,空中现出一道美丽的彩虹。
  在小曹老师的眼里,那道彩虹,和眼前这座桥,都是父亲弯驼的身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