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蛇者

  • A+
所属分类:小小说月刊2018年

我爸死了!电话那头,堂妹在哭泣。声音凄凄楚楚的。
  二叔死了?我愣怔着,不敢相信。
  二叔是我爸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就是堂妹的父亲,今年才58岁。身体很是健朗。二叔人长得英岸魁梧,在全村,算是数一数二的人才。二叔让人仰羡的,不是他的外表,而是他那拿手的绝活——捕蛇。
  小时候,二叔常带我和堂妹他们上山,展示他那捕蛇的功夫。
  二叔捕蛇,一般不用工具。我们跟着他蹑手蹑脚地向蛇靠近,待到蛇身边,二叔眼疾手快,右手瞬间抓住蛇的七寸,左手则牢牢握住蛇的尾部,整条蛇便顿时被二叔掌控。我们看得心惊,心里却高兴得紧,因为当晚,一顿美味的蛇肉便等着我们。
  看了几次二叔捕蛇之后,我们便觉得有些寡味。我对二叔说,还有别的花样捕蛇吗?二叔瞧瞧我,不哼不哈。再次捕蛇时,果然有了新的招数。这次,只见他快如闪电,左手抓住蛇的尾巴,右手握住蛇身使劲往头捋,蛇即刻便直直下垂,丝毫不能动弹。我们伸手想摸,二叔一掌将我们的手狠劲扇开。二叔说,想找死啊,它只是假死呢。二叔将蛇放进我们带来的蛇笼,少顷.那蛇果然又慢慢蠕动了起来。我和堂妹伸伸舌头,心里直觉得后怕。后来,应我们要求,二叔又以蛇叉蛇棍等工具捕了几次蛇。在我们看来,二叔捕蛇的招数,是二月的青蛙——呱呱叫。
  有一日,堂姝突发奇想,说是要养小蛇。二叔本不应允,但熬不过堂妹的纠缠,便抓来一条幼蛇,让堂妹装瓶饲养。为了堂妹的安全,二叔欲将蛇牙拔掉。二叔捏住幼蛇上下颚连接处,让蛇嘴张开,然后塞进一块帆布,手一松,那蛇牙便咬住了帆布。二叔再捏紧蛇的上下颚,猛然抽掉帆布,蛇牙便与帆布一道拔了出来。二叔再用药物对蛇口腔进行消毒,处理完毕,把蛇装在瓶里,让堂妹把玩,弄得全村男孩女孩一股劲儿讨好堂妹,希望堂妹把手里的幼蛇让自己玩上一玩。那时候,我和堂妹,就是全村小孩中的皇帝皇后,常常让人身前身后地簇拥着。
  二叔由此成为堂妹和我的骄傲!后来,我和堂妹双双考上了大学。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我和堂妹一起,劝二叔别再捕蛇。二叔听了,不置可否。蛇是保护动物,堂妹说。蛇有毒,会咬伤人,我说。经不住我和堂妹的规劝,二叔终于点了点头。但事后,我们在外地读大学时,仍然听到二叔捕蛇的事。我和堂妹无奈笑笑,因为二叔寄给我们的钱,或许就是卖蛇所得。当时,蛇已卖到一两百块钱一斤。
  二叔怎么死的?我愣怔过后,听着堂妹仍在电话那头哭哭啼啼,禁不住问道。被蛇咬死的。堂妹哭诉起来。
  那日,二叔抓到一条巨蛇。二叔对二婶说,这条蛇我不卖了。
  于是二叔亲自杀好蛇,让二婶烹制好蛇肉,召唤上村里几个好友,推杯换盏,开怀大饮。席间,二叔自豪地说,我女儿侄儿可都到大地方工作了呢。二叔敬上一杯酒,又说.这抓蛇的事儿,从今往后我可不再干了。哧溜,二叔接着再干一杯,向大家表态道,今天这顿酒,就算是我金盆洗手吧……酒宴结束,送完客人,二叔踉踉跄跄往回走。行至自家大门口,突然看见抛弃一旁的巨蛇头颅在朝自己不停张嘴。二叔语无伦次地说,别——别再——看——看我了,我——我洗手——不干了。巨蛇頭颅却仍然向着二叔张嘴。二叔生气了,光着的脚丫狠狠踢向巨蛇头颅,却被巨蛇张嘴咬住……
  我打好行装,匆匆乘车赶回老家。路不太好走,坑坑洼洼的,车扭来摆去,像一条巨蛇在蠕动。
  选自《微型小说选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