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

  • A+
所属分类:小小说月刊2018年

铁锤见二魁家门前垃圾满地,便想告诉他们,出来打扫打扫。没承想,刚推开大门,一盆脏水迎面泼来。等他抹了几把脸,睁开眼睛,巧珍已转身把门关上了。
  铁锤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随后进了二魁家,他要问个究竟。
  巧珍呢,头也不抬,锅碗瓢盆摔得叮当响。二魁爹闷声闷气地问:“你来干啥?”
  还没等铁锤回话,二魁先发出声来:“这不是王大主任吗?”
  “你两口子今儿个抽啥疯?”铁锤问。
  二魁气呼呼地说:“扑棱蛾子飞上天,装什么大鸟!上任两天半,先拿我开刀,你咋寻思的?”
  “吃柿子还不得拿软的捏,看你老实呗。”巧珍插嘴说。
  “我知道因为啥了,可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是村委会和村民代表经过讨论核实后定的。”铁锤说。
  “你别糊弄我了,最后还不是你说了算。”二魁说。
  “张胖子当初把你列为低保户就是不合理。”铁锤说。
  “咋就不合理?”二魁更来气了,“钱又不从你口袋里掏,你装什么包青天。”
  “你怎么当上低保户的?好酒好菜的张胖子没少吃你的吧。你是不是低保户我还不知道,去年我急等用钱,你啪一下把十万块的存折递给我。好家伙,我都没想到你这么有实力。”铁锤说。
  “借钱借出冤家了?”巧珍说。
  “别人咱先不说,就说屯西的桂枝,孩子上大学,丈夫瘫痪,婆婆常年有病,这样的人家应不应该享受低保?”铁锤语重心长地说。
  “不提她还好,提她我倒来气。”二魁说,“这么多年她都没当上低保户,你上来第一个就把她弄上来,怪不得人家说你和桂枝有一腿。”
  “你胡说。”铁锤很生气,“桂枝为啥不是低保户,大伙儿心里都清楚,张胖子打桂枝的主意不是一天半天了,是桂枝没顺他的意,他才拿低保户这个条件要挟她。”
  “老鼠和耗子,都是一样玩意儿,别在那唱高调。”二魁说,“我丑话说在前头,家里揭不开锅了,从今儿个开始,老爷子上你家吃住去,多暂我过好了,再接回来。”
  铁锤说:“二魁,既然这么说,你想咋办就咋办。”说完,转身走了。
  太阳刚下山,二魁真就把老爷子送到铁锤家。送走二魁,铁锤媳妇把铁锤叫到一边变脸问道:“你说,你和桂枝咋回事儿?”
  铁锤说:“又听别人嚼舌头。”
  铁锤媳妇怒道:“那你说,半夜三更偷偷摸摸往人家跑,有没有这事儿?”
  “有。”铁锤道。
  “告诉你,这事儿你不说清楚,就别想好好过日子。”铁锤媳妇赌气囊腮地说。
  “那天半夜,桂枝打电话说老太太犯病了。我就着急忙慌跑去了。”铁锤解释说。
  “我咋不知道?”
  “你不是进城看儿子去了吗。”
  “你是大夫还是神仙?让你去管啥用?”
  “你说的是人话吗?”铁锤生气道,“别说我是村干部,就是普通百姓,人家有个为难着窄的,求到咱头上也不能甩手不管呀。”
  “那,那也太巧了,再说半夜三更的,谁看见了?”铁锤媳妇说完一甩手转身离去。
  “你听我说。”铁锤在后面喊。
  铁锤媳妇把菜刚端上桌,桂枝走进屋。铁锤媳妇不冷不热地打声招呼,就躲进厨房不出来。
  “主任,听说因为我家低保户的事儿,二魁和你闹得够呛,我寻思不行你就把我家拿下来吧,孩子就要毕业了,日子还能过得去。别因为我让人说三道四的。”桂枝难过地说。
  铁锤一拍桌子道:“咋?听狼叫唤还不养猪?再说你的事儿是村里经过研究决定的,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你享受低保待遇合情合理,别在乎别人说什么。我知道你要强,但这些惠民政策是国家给的,和个人没关系。过去像张胖子那样的领导干部,只顾贪赃枉法,不为百姓着想是行不通的。二魁那里你也不要有啥顾虑,我去做工作。”
  桂枝从兜里掏出一张红票子放在桌上说:“那天半夜多亏你和卫生所小宋把我婆婆送到医院,要不我婆婆就过去了。她让我谢谢你,再把那天打车的钱还你。”
  “快拿回去,打车也没花那么多。我是村干部,花点钱还不是应该的。”
  “这怎么行,你为我们受那么多委屈,都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一直在厨房偷听的铁锤媳妇出来说:“桂枝,快把钱揣起来。说句不见外的话,乡里乡亲的花几个钱也是应该的,再说俺家比你家还宽裕些,你可别外道,有啥事儿以后就跟嫂子说,嫂子帮你。”铁锤媳妇边说边把钱塞进桂枝的兜里,“你还没吃饭吧?一起在这吃吧。”
  “不了。你看,这钱我怎么能拿回去。”
  “你看你,这几个钱推来推去的多没意思。”铁锤媳妇说,“以后手头紧就吱声。”
  铁锤媳妇把桂枝送到大门外回来,老爷子说:“有酒吗?喝点。”
  铁锤忙说:“咋能没酒呢?把那瓶好酒拿来,都放五六年了,今儿个咱爷俩造它。”
  老爷子说:“其实我到你这来,都是二魁这小子催的,他说你不三不四的在外胡扯我倒真生气了。”
  “我哪是那样人?”
  “我看明白了。你这孩子当村干部大伙儿没选错。我吃完饭就回去,看我怎么收拾这浑小子。”
  “今后就住在这,我们两口子养您老。”
  “那怎么行,养儿防老,我得让他养老送终。”
  “您老这想法就不对,姑娘儿子都一样。再说您把这么好的姑娘嫁给我,咋也得给我一个孝顺的机会不是。”
  铁锤媳妇怼了铁锤一拳说:“就是。”
  老爷子干了一杯酒笑道:“这话说的,比这酒都醉人。”
  月亮掛在半空,夜风微凉,望着满村的灯光,铁锤感到肩上担子的沉重,他举起双臂,舒展一下身体,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