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狗

  • A+
所属分类:小说月刊2017年

老人很老了,狗也很老了。记不清楚老人与狗相依为命多少年了。
  狗早年下过两窝崽,但都没奶活。老人早年也有过一个孩子,但被年少的妻子带走了。
  这天早晨,喝过两碗小米粥后,老人感到眼皮子有些重,竟然犯起困来。老人摸了摸额头,有点儿烫。老人拖着沉重的脚步折回屋里。平日,老人这时候是要到村东口的大榕树下坐着的。榕树下有块青石条,是老人在妻子走的那年从山脚搬下来的,一坐就是二十多年了。青石条已经被老人的屁股磨得滑溜溜的,中间显出一个浅浅的窝窝来。要是下场雨,能装下一碗水。那条老狗总会倦在他的身旁,伸出长舌舔他的脚趾。这时候,老人总会眯缝着眼,恍惚间会看见妻儿远远地向他走来……恍惚间,妻儿又越走越远了。
  此刻老人半睁着眼,看见老狗来到床前,尾巴一甩一甩的。老人就问它,怎么,你有话说?狗说,是的。他大吃一惊,你什么时候学会说人话的?狗说,我早就会说人话了,只是那些狗听不懂,也不爱听,就一直没说。老人点了点头,说,我的话也没有人想听,大家见了我就摇头,就避着走,这些年我都没说过几句话了。狗说,做人真累。老人说,是啊,做人真累。狗说,要不咱俩换换吧,你做我,我做你。老人更加惊讶了,问,能换吗?狗说,只要你想就能。狗顿了一下,又说,就当是我报答你养我这么些年的恩情吧。狗刚说完,就慢慢地站了起来,竟然变成了老人。老人再看看自己,彻头彻尾就是那條老狗了。
  老人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惊恐地伸出手,不,应该是伸出爪子摸了摸身上的乱毛,用力扯了扯,生疼。心想,这下完了。老人还没有完全做好当一条狗的心理准备。但当他看见站在面前的那个邋遢的老态龙钟的自己时,竟然莫名地生出了一些优越感来。他想,反正做人也没多大意思了,连找个说话的伴都没有,做条狗也好。
  老人决定出门去转转。老人走到村东口,准确地说,应该是一条老狗走到了村东口。他看见有三只毛发贼亮的狗从村里走出来,马上高兴起来,早啊,他主动与它们打招呼。一只黄毛母狗瞟了他一眼,说,这老不死的,跟它主子一样是个窝囊废。另一只母狗接过话头,连自己的崽都守不住,丢脸丢到家了。口气明显带着嘲讽。那只公狗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哄哄哄地朝他吠了几声,他听出来了,那意思是说,赶紧去死吧!老人吓坏了,赶紧跑回村里。老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想,看来做狗也不容易啊。正想着,忽然感到有人在轻轻地拍他的脑袋。他转过身子,看见一双清澈的眸子,正一闪一闪地盯着他看。嫩嫩的小手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发。老人已记不起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被人这样摸过了。上次,二十多年前吧,他的小儿子在村东口也那样摸他的头发。那时,那棵榕树才跟他的个头儿高。想着想着竟然老泪纵横起来。
  走开!脏狗!他听到有人吼了一声,他还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是条狗,竟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他的心思还在孩子的身上。他看见那双清澈的眸子跑起来了,小脚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糟了!前面有个坑!显然,孩子没有留意。老人心一紧,口一急,冲口就叫,娃,当心哪!
  这一叫坏事了。一只狗竟然会说人话!狗说人话了——一个人跑着说。
  最后一群人拿着棍棒把老人团团围住。老人张开嘴,大声说,我是人,我是人啊。他大喊着,却根本没人听,在乱哄哄的人群中,老人的喊声像一块小石片扔进奔腾的大海。这妖孽,打死它!打死它!人们一拥而上,一阵乱棍,把他打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第二天,人们发现那条老狗死在了老人的屋子门口,狗嘴张得老大。又过了些天,有人从老人屋前走过,闻到屋子里散发出恶浊的臭味,才发现老人躺在床上死去好几天了。真吓人,那嘴巴张得像个狗嘴那么大,有人比画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