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缘

  • A+
所属分类:小说月刊2015年

啪,一个。啪,再一个。
  孙悟空身手利落,啪啪两下,这两个半人半兽的小妖已在他脚下摔成两团肉泥。
  你!黄袍怪一个拦不住,百花羞利箭般从山洞射出,扑倒在小妖尸首之上,痛彻心扉地指着孙悟空,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
  我什么?孙悟空耸耸肩,一脸不在乎地冲着洞口喊话:黄袍怪,你还不出来和俺老孙大战三百回合,为你儿报仇雪恨?
  百花羞似被冰水浇透,浑身打着激灵,咬牙踉跄地跑回山洞,扯着黄袍怪的衣襟切齿道:这都怪你!怪你!
  黄袍怪凄楚一笑,痛到极点,心仿佛麻木成了铁板,他想最后一次伸手抚摸百花羞的脸,她却厌恶至极地一把打开,满腔愤怒的热血,几乎就要喷溅到唇齿之外。
  她的身子发寒战般兀自抖个不停,只恨自己力薄,十三年来忍辱偷生,无法亲手结果这妖怪。黄袍怪用力看百花羞一眼,仰天嘶吼一声,顿时震下不少乱石碎瓦来,再无留恋地飞身投向洞外。
  孙悟空没想到,百花羞更没想到,黄袍怪竟这么傻,用他肉身,当了金箍棒的靶子,熨帖地迎上去。以最乖觉的挨打姿态,一记便被击碎了天灵盖。
  孙悟空打得不过瘾,对着躺倒在地的黄袍怪大发脾气:起来!你不是天上的奎木狼星宿吗?受俺老孙一棍就装死充愣,早知你是这种废柴,才不和你打架呢!
  黄袍怪头顶有细细的一条血线,顺着青发蓝面淌下来,他不争辩,亦不回嘴,只拿眼转向了百花羞,近乎呢喃地最后一次唤她:娘子。
  她浑身一颤,记忆闪过一束光,生生敲开一道缝,前尘往事,是探出纸包的火苗,顿时包裹不住,噼噼剥剥地燃烧起来。
  她记起,那时,她是披香殿侍香的仙女,明眸善睐,眼波含情。那一夜蟠桃盛宴,初见英俊不凡的奎木狼,举杯谈笑,莫不风流倜傥。
  她顾不得清规戒律,拿眼痴痴追随他的影子,他似有知觉,回眸时四目交投,她的心便乱了半拍,脸上流霞绯红。只怪这殿内闷热,逃也似的躲进桃林。
  蟠桃园内,有的仙桃已结果,有的却桃花灼灼,她站在一棵桃树下,捂着快要蹦出胸腔的心脏,人比花艳,百花皆羞。
  奎木狼,他竟尾随她而来!他做神仙的时间比她长,定力修为好过她千倍万倍,怎会不明白她对他的情意,她轻轻问:我若下凡,你可愿相随?
  愿意,我愿意。
  远处仙音袅袅,桃树落英缤纷,他与她,忘记呼吸,只贪婪地盯牢对方,看足一生,一世,来生,来世。
  这一答,便是万劫不复。
  长生不老有什么好?驻守天宫有什么好?比不得这两情相悦,眼波流转之间,她想说的,他懂;他的心声,她知。就算再活万万年,也不一定会遇上这样的知己吧。
  只是他们太清楚明白,天庭之上,要的是清修戒色,动了情的神仙,便要在仙班中一降再降,还要落人话柄,受人白眼。不信?看看那嫦娥就知道了,国色天香的广寒仙子,也只配空守着一轮月亮,和满腹相思朝夕相伴。
  她虽位卑,却不愿做那断情绝爱的神仙,如此,便只有人世,能容纳他们的痴。
  她先下凡,投胎到了宝象国王后的肚腹,出生便是公主,前呼后拥,被国王王后当作掌上明珠,养到十六岁。
  她不知,他紧跟着竟也跳下红尘,只是不巧,昔日帅气逼人的星宿,竟然变作妖怪。情孽如砒霜,毁掉了他的容貌,他失去了那张,令她一眼沉迷的脸。
  这十三年来,百花羞只用力恨他,是黄袍怪将自己掳走,在十六岁那年,将自己堂堂一个公主当作人质,软禁在这洞中。他抢来锦衣玉食,百果珍馐,她不稀罕,却又怕这妖怪害了自己性命,委委屈屈地活下来,还为他生养了两个孩子。
  但她最想做的事,是离开他,逃离这人间地狱,逃离这口口声声说爱她却又让她屈辱不堪、让她下贱得与妖怪成亲的男人。她盼啊盼,终于盼来了唐僧师徒,盼来了道行高深的孙悟空。但谁知孙悟空那泼猴,为逼黄袍怪一决高下,竟在她面前,活生生摔死她两个亲生孩子!
  黄袍怪不躲不闪,自愿被孙悟空一棒击中,他想要的,她这刻悲痛欲绝的眼神,全都给予了他答案。
  他只想,让她记起他们前缘早许,佳期如梦。哪怕换了人间,变了容颜,也改变不了,他爱她的事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