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诗

  • A+
所属分类:小说月刊2015年

接近阳都故城的时候,乾隆与迎面走来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碰了个正对面。冷风中,老人右手提着几服用草纸包着的中药,左手不停地擦眼抹泪。乾隆停下脚步,和她热情地打招呼。
  这时刚进入乾隆十六年(1715年)二月,他南巡江浙途经沂州驻跸兰山县黄梅岩,这里往东北不远处就是诸葛亮的家乡琅邪阳都旧址。因为皇帝多次称赞过诸葛亮的山东抚臣,就有人奏请皇帝为明朝嘉靖年间沂州城修建的祠堂题词,祠堂里供奉着诸葛亮等五人,先叫“忠孝祠”,继而改名为“景贤祠”。乾隆也高兴地题了祠匾“千秋五贤”,并赐七言诗一首:“孝能竭力王祥览,忠以捐躯颜杲真。所遇由来殊出处,端推诸葛是全人。”随后,“景贤祠”就又更名为“五贤祠”了。
  乾隆喜欢微服私访,山东抚臣的奏请行为又激起了他到历史上的阳都城去看一看的欲望,于是装扮一番就前往了。
  经过简单的交谈,乾隆得知老太太是在为自己的儿子患病而难过。她的儿子左侧小腿上长出了一个奇怪的毒疮,形状酷似人脸,有鼻子、有眼睛、有嘴,奇痛无比,儿子在家不停地呻吟着。老太太用哭腔陈述着:“大夫说,‘人得人面人死,马长马面马亡’,这个病不好治啊,你说说这可怎么办啊?”乾隆皇帝在古书上曾读到过关于“人面疮 ”的记载,但在现实中还是头一回碰到,所以很感兴趣地跟着老太太去了家中。
  石头墙小院里,黄草苫顶的低矮房屋在春寒中瑟缩着,屋内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正疼得满头大汗,在床上翻滚着。乾隆走上前去,老太太喝住儿子:“先忍忍,让这位官人看看你的毛病!”她顾不上招呼乾隆,就用砂壶开始熬药去了。乾隆慢慢帮着男人卷起裤脚,果然在他腿上看到了栩栩如生的一张人脸形状,传说中的人面疮就在眼前,乾隆既惊奇又有些害怕,他赶紧安慰道:“你娘亲已经抓药来了,只要好好服药,应该慢慢就会好起来的。”点燃的柴草在屋角泛起阵阵浓烟,老太太被熏得不停地擦着眼角。乾隆虽说也是能体察民苦的,但对于浓烟进入眼内的感觉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他来到灶前伸头想去看砂锅中到底都是哪几味药,想不到恰巧又一股浓烟翻上来钻入了他的眼内,他两眼一阵发辣,泪水哗哗流出来,赶紧抽头,还是有不少泪水掉入了锅里。看到他被烟火熏得眼泪直流,老太太赶紧拿起一个小板凳放到了门外:“屋里烟太呛了,到门外晒日头吧。”
  老太太熬出药来,让儿子用口吹着慢慢服用,然后来到院子里和乾隆又说上了话,乾隆问她:“大夫怎么说?”老太太又擦起眼睛来:“说是他开的药方中需要一种罕见的药引子才能管用,不然的话很难说这药有没有用,他也不能保证治好这病。”
  “药引子难找也得找,抓紧啊。”乾隆热心地说。
  老太太难为情地轻声说:“他说得用龙目为引子,龙在哪里俺都不知道,更不用说龙目在哪里了。”
  乾隆也心下一惊,所谓的龙哪里有人见过啊,龙应该是根本就不存在的,这纯粹是糊弄人啊。乾隆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才笑着和老太太小声说道:“他这是怕自己治不好你儿子的病落埋怨所以留有余地的说法,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熬的药,都是李时珍《本草纲目》上药方子里的,没有一点差错,治好应该没有问题,你老就放心吧。”
  老太太听到这里,神色有些放松:“官人,托你的福,借你的吉言,但愿俺儿能早日好起来,俺这里对你感谢了啊。”
  乾隆还需要赶路,也想尽快赶到诸葛亮长到十四岁才离开的那个叫阳都的地方,所以给老太太留下了点银钱就往阳都故城而去了。
  老太太和他的儿子并不知道来人是乾隆,更不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山东的各级官员此后都是密切关注着患者情况的。
  在乾隆回到京城不久,山东抚臣在进京朝拜的时候,郑重汇报说患了人面疮的那个男子托皇帝的福已经痊愈,能像正常人一样下地干活了。乾隆也马上想起了自己那次微服私访到阳都的往事,笑着问道:“不是说需要龙目做引子才能有效吗,怎么就这么容易就好了?”抚臣马上满面堆笑地说:“哎哟哟,当地百姓后来知道了是吾皇万岁微服私访,都说您落到那熬药的砂锅中的眼泪就是药引子啊,所以才治好了那小民的人面疮,都赞不绝口地对万岁感恩戴德呢。”乾隆直了直身子,随即问起其他事情。
  下朝后,乾隆又翻出了自己的那首诗,仔细斟酌起来。最终,这首诗加上了序言定稿为《五贤祠并序》:“沂州古琅琊郡,汉诸葛亮故里,晋王祥王览、唐颜杲卿颜真卿皆产其地,旧有景贤祠合祀之,嘉其纯忠至孝,节烈彪炳,足表范人伦,纪之以诗:王祥王览能全孝,真卿杲卿均致身。所遇由来殊出处,要推诸葛是全人。”
  慢慢吟咏着这首诗,乾隆的眼前又浮现出阳都故城附近的那个农家小院和小院中的母子二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