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
所属分类:小说月刊2015年

王宝乐正为转正的事闹心时,手机响了。王宝乐没好气地说:“爹,大清早的,啥子事?”
  “大事。”爹在那头心急火燎地说,“咱家的迎宾墙昨夜忽然倒了,害得我一夜没睡好,所以你一上班就给你打电话说说。”
  “墙好好的,咋倒了呢?”王宝乐的心不由紧张起来。
  “谁知道,虽说昨个下了场雨,但雨量不大,不至于把墙冲塌吧!”爹在那头也感叹。
  挂罢电话,王宝乐更坐不住了。原因是最近单位要调整一把手,小道消息传出上面将派人来,也就说自老局长退休后自己这个代理一把手转正的可能将成为泡影!
  无奈中,他就把有关墙倒的信息输入电脑百度了一下,却未能得到安慰自己的答案。于是,他又打电话给一个研究《周易》的朋友,朋友刚好在外地出差,说不见墙倒的具体情况不敢妄下结论,这让他的心更没着落了。
  在办公室想了一天的心事,下班回家饭也没吃就上了床。
  “身体不舒服?”老婆小丽走过来摸摸他的额头,没见发热,于是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转正的事?”
  “还真出问题了!”王宝乐重重地叹了口气。
  话音刚落,小丽就大叫起来:“他们真把你当猴耍了?不让当一把,干吗让你主持工作?你这次要是转不了正,连我在朋友面前也抬不起头了!”
  王宝乐不耐烦地制止道:“转正的事还没最后确定,是家里的迎宾墙倒了。”
  “墙倒就倒呗,你烦个啥心?”小丽有点迷惑不解了。
  王宝乐把眼睛一瞪,没好气地说:“你懂个啥?迎宾墙就是个风水墙,在关键时候咋倒了呢?”
  正说着,座机忽然响了。两口子面面相觑,面对执着的铃声竟一时无所适从。
  “接电话去!”半天后,王宝乐命令小丽说:“你紧张个啥?”
  “不,不是,你说——”小丽有点语无伦次。
  电话是单位打来的,说明天县里有个会请示王宝乐安排谁去。安排完后,王宝乐长嘘了口气:“去,把电话线拔了,手机也关了,省得闹心。”话毕像赌气似的先把自己的手机狠狠地关掉。
  “墙倒了应该不是个好事。”晚上,王宝乐躺在被窝里自言自语地说。
  “不就是一面墙吗?”小丽安慰道。
  “关键它倒的不是时候——不行,我得打电话让爹快去修修,俗话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王宝乐翻了个身摸枕头下面的手机,却被小丽脸上敷的面膜吓了一跳。
  “你装鬼呀!”王宝乐一下火了,“整天就知道保养你那张老脸,都多大年纪了,再保养也是根老黄瓜。”
  小丽被王宝乐一通奚落,也来气了:“墙倒了,也不是我推的,跟我发啥火?有本事,把自己扶正了!”
  王宝乐被小丽戳到痛处,索性觉也不睡了,披衣去了客厅……
  几天后,新局长上任了,而王宝乐副局长前面的副字不但没有去掉,纪委的人还找他谈了话,说有人举报他在主政期间三公经费严重超支,还给自己的亲戚办了招工手续。
  这时,爹又打来电话了。
  爹说:“乐呀!墙让你二叔修好了。你说怎么着,原来是墙里长了个大树根,一遇雨水,竟一下子长粗了许多,然后就把墙给挤倒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