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 狐

黑狐住在村后的敖包山下,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东院老头说:“我小时候就听爷爷说,他小时候黑狐就住在那儿。”   这么多年,村里没人敢惹黑狐。一辈辈人都说,黑狐早已成精。成精的狐狸是不能惹的。   但是,...
阅读全文
偷 拳 小小说月刊2018年

偷 拳

苏强跟我说,他拜了个师父,学螳螂拳。师父的绰号叫:铁胳膊张三。   啧啧,听听,铁胳膊,多厉害!我也想学,让苏强跟他师父说说,也收我做个徒弟!   苏强点头说:行,没问题,放心吧!   第二天,苏强就...
阅读全文

老布德教儿

老布德是一家大商行的老板。一次,他要去别的地方创办新商行,就拿出90O枚金币平均分给三个儿子。他说:“你们好好打理商行,好好保管这些金币,一年后,我會回来看看你们保管得怎么样。”   一年后,老布德回...
阅读全文

铁蝴蝶

老街出现了几个混混子,做些偷鸡摸狗拔蒜苗的芝麻事情,告吧,也没啥可诉的,不告吧,事情扰得你心神不宁。几个店铺老板就找到在西关卖牛肉的铁掌柜。他们认为铁掌柜会武功,可以震慑震慑那帮小混混。   铁掌柜长...
阅读全文

把事干成了

朋友老由的一本新书终于发表了,我由衷地为他高兴。说起老由,我真佩服他,数十年来我目睹他面对三尺讲台,教书育人;业余之时笔耕不辍,著书立说,这是他撰写的第五本教育专著。   新书发表不久,老由约我去他的...
阅读全文

给自己上坟

公墓管理员老魏,什么怪事都见过,但是他还没有见过自己给自己上坟的。   公墓最近又扩大了面积,其中的一面山坡专门是预售的。说白了,就是卖给活人的。才几尺宽的地方,就卖好几万块。而且这阴宅地也像阳宅地一...
阅读全文

麻 雀

11月一过,麻雀就多了。稻子收割好,稻穗捡了两遍,剩下的留在田里,喂那些麻雀。周禾子背着手,站在田边看麻雀蹦来蹦去,低着头找稻穗吃。   周禾子的家在她身后。   周禾子如今已经67岁了,她9岁离家,...
阅读全文

师徒盗玉

鬼魅手是个老小偷,手段高强,神出鬼没。最近,他听说水关镇周家大户有个宝贝,是一块拳头大的和田美玉,价值连城。这下,鬼魅手可坐不住了,当即一路寻了来,施展身手钻窟打洞,还就真的得了手。他把美玉拿在手上,...
阅读全文

米兰花香

老吴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的树,和远处已经返青的大地,总是觉得火车开得忒慢了些。他忍了几忍,还是没忍住,叫来乘务员道:丫头,你能不能跟你们司机师傅说一声,让他开快些?   乘务员一脸模式化的笑容,说:大...
阅读全文
烟云散 小小说月刊2018年

烟云散

老家紧靠渤海湾,沿岸是大片盐碱滩。大大小小的盐场星罗棋布,堆满白花花的盐垛。盐东们只须运出去,便换回白花花的大洋。   运盐自然离不开车行。当时,曾祖父开了一家永安盛车行。据说,马车近五十辆,骡马百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