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点睛 小小说月刊2018年

月影点睛

王维自幼天资过人,两岁识字,四岁学画,七岁作诗,十几岁的时候已经是蒲州小有名气的诗人了。   十七岁那年,王维离开河东蒲州进京学习,准备来年的应试。到京城后,他找到了一家安静的客栈住下来,每天安心研读...
阅读全文

坷垃爷的宝贝

坷垃爷吸溜着稀得能照见人影的面糊糊,在村头那棵百年老榆树下对村人吹嘘,我是汾阳村里头最富有的人!   有人觑了觑坷垃爷豁了好几个口子的粗瓷碗,笑得差点儿喷了饭粒,但一见坷垃爷那张黢黑古板的大长脸,赶忙...
阅读全文

闻香识女人

有酒的地方,一定要有女人。有女人的地方,一定会有故事。   我家没有女人,严格来说,我们都叫她女王,女王正是我的母亲。   女王爱酒。十多年来,她唯一让我买的就是酒,去城里买酒,去乡下买酒,去全国各地...
阅读全文

看望领导

单位领導生病住院,几个部门的人凑钱买了礼品一起去看。   到了楼下,机灵的人都空着手走在前面准备在第一时间见到领导握手,给领导一种他们带队来看望的样子。   剩下帅帅跟几个老实人掂着礼品走在后面。  ...
阅读全文

跑步鱼

白洋淀沟壕众多,水质清新,水草茂盛。古往来承包了几条沟壕,然后用苇箔将沟壕拦截,开始沟壕养鱼。别人养鱼投放玉米、豆饼、颗粒饵料,而古往来是割沟壕边上的水草、捞大淀里的苲菜、捕沟渠里的螺蛳来喂养。鱼自然...
阅读全文

与父亲唠嗑

“爹,又有一段时间没跟您唠嗑了。”   暑假后开学第一天,我被任命为镇中学副校长。上午放学后,我就屁颠屁颠地步出校园找父亲唠嗑。我笑着说:“爹,我当上副校长啦。”   父亲不语。   我想父亲应该自豪...
阅读全文

再见了,虎头!

老王和老罗夫妻俩,互相开了一辈子玩笑,如果评判一下,可以说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介绍人家里。当时,还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没资格称老王和老罗。小王在轧钢厂当钳工,小罗在纺织厂当...
阅读全文

热 闹

过年时,我们回到了村子。   一走一年,村子几乎没什么变化。门前的柿树还是一棵,房后的樱桃树也还是一棵。只是那棵柿子树今年开始结果子了,光秃秃的枝丫上吊着几个柿子,都有些干瘪了,颜色却是很红艳。   ...
阅读全文

护押生死簿

乾隆年间,江南镖局这一天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那人年纪四旬左右,鹰眼隼鼻,衣着绫罗,他一走进镖局,就指名要见总镖头陈光远。   镖局家丁不敢怠慢,立即走进后堂向陈光远禀报。陈光远跟着就迎了出来,向客人...
阅读全文
特别指导 小小说月刊2018年

特别指导

这天,大刘碰到初中同学小丽。小丽在给人当保姆,两人聊了一会儿,大刘心中大喜。原来,大刘最近想去参加市歌神大赛,小丽的雇主竟然就是大赛的资深评委。   大刘说:“我唱歌纯属业余,一直没有专业指导,你带我...
阅读全文